求周杰伦《魔术先生》《跨时代》《说了再见》《烟花易冷》MP3和歌词,灰常感谢!!!!!

歌曲音乐  |  娱乐休闲

分享:
2013-07-16

2013-07-16最佳答案


魔术先生 你举手 你抬头 你说选我选我 手上锁 又挣脱 你仍一脸迷惑 吹个风 手一松 那硬币竟失踪 一鞠躬 那掌声 拍得凶 手交错 轻轻碰 戒指换手移动 给观众 一个梦 讶异中有笑容 手穿海报却不拿汉堡 反而拿出牛仔帽 你永远都猜不着 每当我在台上演出人体漂浮 你就在台下偷偷吃我的泡芙 等待白鸽飞出 再将爱说清楚 阿~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你举手 你抬头 你说选我选我 我将牌换颜色 变出你的选择 将自由的女神 变不见 不稀奇 一0一 变不见才惊喜 手摊开 帽子里 总能空手出牌 不管切 多少牌 总能切得回来 手穿海报却不拿汉堡 反而拿出牛仔帽 你永远都猜不着 不要问我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我变给你看的感情才是真的 因为无时无刻 我只想你快乐 啊~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 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跨时代  词:黄俊郎  曲:周杰伦  钟逆时针而绕 恶物狰狞地倾巢 跨时代我谦卑安静地于城堡下的晚祷  压抑远古流窜的蛮荒暗号  而管风琴键高傲地说那只是在徒劳  嗷嗷嗷嗷嗷 我的乐器在环绕  时代无法淘汰我霸气的皇朝  你无法预言因为我越险翅越艳  没有句点跨时代蔓延翼朝天  月下浮雕 魔鬼的浅笑  狼迎风嚎 蝠翔似黑潮  用孤独去调尊严的色调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  钟逆时针而绕 恶物狰狞地倾巢  我谦卑安静地于城堡下的晚祷  压抑远古流窜的蛮荒暗号  而管风琴键高傲地说那只是在徒劳  嗷嗷嗷嗷嗷 我的乐器在环绕  时代无法淘汰我霸气  你无法预言因为我越险翅越艳  没有句点跨时代蔓延翼朝天  月下浮雕 魔鬼的浅笑  狼迎风嚎 蝠翔似黑潮  用孤独去调尊严的色调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  我不需要被崇拜 我不需要被崇拜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说了再见天凉了 雨下了 你走了 清楚了 我爱的 遗失了  落叶飘在湖面上睡着了  想要放 放不掉 泪在飘  你看看 你看看 不到  我假装过去不重要 却发现自己办不到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的微笑  口红待在桌角 而你我找不到  若角色对调你说好不好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能不能就这样忍着痛泪不掉  说好陪我到老 永恒往哪里找  再次拥抱一分一秒都好  天凉了 雨下了 你走了  清楚了 我爱的 遗失了  落叶飘在湖面上睡着了  想要放 放不掉 泪在飘  你看看 你看看 不到  我假装过去不重要 却发现自己办不到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的微笑  口红待在桌角 而你我找不到  若角色对调你说好不好  你的笑 你的好 脑海里 一直在绕  我的手 忘不了 你手的温度  心碎了一地 捡不回从前的心跳 深陷过去我无力逃跑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能不能就这样忍着痛泪不掉  说好陪我到老 永恒往哪里找  再次拥抱一分一秒都好烟花易冷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轮 浮图塔 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 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很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 认真 千年后 累世情深 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 岂能不真 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 跟随我 浪迹一生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伽蓝寺听雨声盼 永恒

其它3条答案


留下邮箱。。。。

2013-07-16


求歌词:跨时代 周杰伦 2011-10-5[00:29.15]而管风琴高傲的说那只是《周杰伦 - 夸了再见》mp3格式,4.《周杰伦 - 魔术师》mp3格式,320

2013-07-16


你举手 你抬头 你说选我选我 手上锁 又挣脱 你仍一脸迷惑 吹个风 手一松 那硬币竟失踪 一鞠躬 那掌声 拍得凶 手交错 轻轻碰 戒指换手移动 给观众 一个梦 讶异中有笑容 手穿海报却不拿汉堡 反而拿出牛仔帽 你永远都猜不着 每当我在台上演出人体漂浮 你就在台下偷偷吃我的泡芙 等待白鸽飞出 再将爱说清楚 阿~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你举手 你抬头 你说选我选我 我将牌换颜色 变出你的选择 将自由的女神 变不见 不稀奇 一0一 变不见才惊喜 手摊开 帽子里 总能空手出牌 不管切 多少牌 总能切得回来 手穿海报却不拿汉堡 反而拿出牛仔帽 你永远都猜不着 不要问我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我变给你看的感情才是真的 因为无时无刻 我只想你快乐 啊~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 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读你读你读 心想啥事 用古典迫牌方式 我手法精致 艾尔姆支雷 一百分的姿势 谁说恋爱别找魔术师 我不需要解释 所以他小丑 我是大师   钟逆时针而绕 恶物狰狞地倾巢 跨时代我谦卑安静地于城堡下的晚祷  压抑远古流窜的蛮荒暗号  而管风琴键高傲地说那只是在徒劳  嗷嗷嗷嗷嗷 我的乐器在环绕  时代无法淘汰我霸气的皇朝  你无法预言因为我越险翅越艳  没有句点跨时代蔓延翼朝天  月下浮雕 魔鬼的浅笑  狼迎风嚎 蝠翔似黑潮  用孤独去调尊严的色调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  钟逆时针而绕 恶物狰狞地倾巢  我谦卑安静地于城堡下的晚祷  压抑远古流窜的蛮荒暗号  而管风琴键高傲地说那只是在徒劳  嗷嗷嗷嗷嗷 我的乐器在环绕  时代无法淘汰我霸气  你无法预言因为我越险翅越艳  没有句点跨时代蔓延翼朝天  月下浮雕 魔鬼的浅笑  狼迎风嚎 蝠翔似黑潮  用孤独去调尊严的色调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  我不需要被崇拜 我不需要被崇拜  我跨越过时代 如兽般的姿态  琴声唤起沉睡的血脉  不需要被崇拜 如兽般的悲哀  只为永恒的乐曲存在 醒过来天凉了 雨下了 你走了 清楚了 我爱的 遗失了  落叶飘在湖面上睡着了  想要放 放不掉 泪在飘  你看看 你看看 不到  我假装过去不重要 却发现自己办不到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的微笑  口红待在桌角 而你我找不到  若角色对调你说好不好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能不能就这样忍着痛泪不掉  说好陪我到老 永恒往哪里找  再次拥抱一分一秒都好  天凉了 雨下了 你走了  清楚了 我爱的 遗失了  落叶飘在湖面上睡着了  想要放 放不掉 泪在飘  你看看 你看看 不到  我假装过去不重要 却发现自己办不到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的微笑  口红待在桌角 而你我找不到  若角色对调你说好不好  你的笑 你的好 脑海里 一直在绕  我的手 忘不了 你手的温度  心碎了一地 捡不回从前的心跳 深陷过去我无力逃跑  说了再见 才发现再也见不到  能不能就这样忍着痛泪不掉  说好陪我到老 永恒往哪里找  再次拥抱一分一秒都好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 年轮 浮图塔 断了几层 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 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 等你弹 一曲古筝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很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 认真 千年后 累世情深 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 岂能不真 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 跟随我 浪迹一生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 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 我们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斑

2013-07-16